当前位置: 首页 > 审计论坛

大数据揭秘另类“创业”

发布日期:2021-02-20 10:27 访问次数: 信息来源:威海市审计局 字号:[ ]

新冠疫情的突然来袭让2020年的春节格外特别,春寒料峭的清晨里流动着审计人员卡点执勤、测量登记的身影,白雪皑皑的黄昏中回响着审计人员宣传引导、耐心劝解的话语,而灯火通明的办公室里,依旧是敲打键盘、翻阅资料、电话沟通等熟悉而忙碌的景象。防疫工作没有让审计组放松对项目的跟踪,之前大力推进、积极探索的大数据审计在减少非现场审计的要求下,迎来了实战的舞台。这不,在对W市基本养老保险基金进行审计时,审计组就通过大数据分析发现个别空壳公司及人力资源公司和个人通过虚构劳动关系参保缴费,办理失业并申领失业金,从而赚取代理费的“创业项目”,进而揭示了一系列“假失业,真欺诈”问题。

意外发现

审计人员老刘是大数据审计能手,他在对全市企业职工基本养老保险参保缴费信息进行数据分析过程中,发现个别企业存在参保人员每月频繁增减现象,对上述人员缴费情况做进一步分析,其在单位缴存时间普遍较短,基本在1至3个月之间,这引起了他的好奇。

点带面窥全貌。凭着多年的审计经验及对社保业务的了解,经过进一步筛查比对发现,上述短期参保缴费人员后期均办理了失业登记并领取失业金。但失业人员集中于部分企业、某些企业年度失业率超过50%、大量办理失业人员在最后一个工作单位缴费时间不超过3个月等现象,在全市不足2%的失业率背景下,显得格外突兀。

疑点只是指引,要落实问题还需要将数据筛查结果和政策关联起来。在查询了相关法律法规对于领取失业保险金的规定后,审计人员小林发现办理失业的人员满足了缴费年限、提供了所在单位出具的终止或者解除劳动合同的证明、进行了失业登记,看似完全符合办理失业的要求,不禁怀疑难道只是巧合?但经验丰富的老刘却不这么认为,他默默地在“伪造证明材料”的罚则上画了一个圈。

步步为营

时间紧张、人员有限、防疫情况特殊,审计组决定对这一问题分步追踪,逐一解开谜团。

一是找漏洞。根据筛选出失业人员信息,审计人员小杨抽取部分人员进行了电话回访。

“您好,您是张女士吧?……最近失业金涨了您知道吗?……那您留意过这个月失业金有没有按时发放到位吗?”小杨先是抛出日常的问题让自己电话回访的身份更加可信,紧接着才是重点。

“那请问您是在哪个公司失业的?……记不清了呀,没关系,那您在公司工作了多久?……3个月啊,那是为什么不在那儿工作了呢?……只签订了3个月的合同,到期了不想干了,好的,那人社局有没有通知您参加失业人员培训?……好的,了解了,谢谢您。”

挂断电话的小杨关掉了电话机旁的录音笔,不禁暗暗摇头,这已经是连续第6个不知道自己失业前公司叫什么的员工了,如果不是这个公司名字太难记,或者这些员工记忆力都很差,那恐怕只有一个解释了——他们并没有在该公司工作过。

那没有工作过的公司,又是为什么帮他们办理失业呢,审计组觉得还是得在企业复工之后实地考察一下。

二是探虚实。随着省内新增病例实现连续数日保持为零,人们正常的生产生活也在逐步恢复,审计组觉得是时候去经办企业探探虚实了。

通过人社部门的协调,在一个阳光明媚的上午,审计组和人社局的工作人员一起来到了某公司位于居民楼里的办公室,小小的办公室塞进四个人之后显得格外拥挤。除了年轻的负责人外,只有一个工作人员,很难想象这样迷你的小公司一年要为上百人参保缴费并办理失业。

“您别忙活了,大家都戴着口罩,喝水不方便,疫情期间也不宜长时间聚集,咱们尽快沟通了解一下情况,不要耽误公司的正常工作。”老刘拦下了正要倒水的负责人黄先生。

大概了解公司的运作模式和主营业务后,小杨提出想看看公司的账本、银行流水和工资单,黄先生略微一愣后,让工作人员把资料拿了出来。看到账本后,小杨不禁哑然失笑,薄薄的账本上孤零零的记着几笔售出海产品的记录,却丝毫没有和某公司建材销售业务相关的进出台账。而工资单更仿佛是复制粘贴的一样,所有销售人员每月实发工资都是3000元,不分底薪和提成,完全看不出销售差别,更有个别员工签名的时候把自己的名字写错了。

“黄先生,我们背景调查的时候发现,咱们公司每年人员流动比较大啊。”老刘慢慢切入正题。“是呀,您也知道销售人员一般稳定性都不高,待遇达不到要求或者有了更好的去处,自然就不干了。”黄先生满脸堆笑地解释到。

“理解理解,从咱们公司离职的员工,您都给办理了失业手续是吗?那这赔偿金可不是一笔小数目呀。”老刘进一步试探。“这不是国家规定嘛,离职了自然就给办理了失业,赔偿金嘛,都可以协商的。”黄先生的眼神开始闪烁了起来。

在老刘的循循善诱下,黄先生终于承认,部分通过该公司办理失业的人员其实并不是公司员工,只是通过该公司缴纳1至3个月失业保险后自动离职并申请失业金。不过黄先生一再解释,该公司没有收取代理费,是因为很多公司不愿给离职员工办理失业手续,他们只是想“帮”这些人领到失业金。听着黄先生的辩解,小杨心中却有了底,这不就是伪造失业证明、骗取失业金嘛!

了解了经办企业的情况,还有一个疑问亟待解答——为什么办理失业的企业如此集中呢?

三是寻根源。审计组带着大数据筛查结果和现场审计的取证情况来到了市就业服务机构,与失业保险主管科室工作人员进行座谈。

“刘组长,这次审计还望你们多发现问题、多提宝贵意见,帮助我们提升业务水平呀。”主管失业保险的王主任率先客套了起来。

“您客气了,失业方面你们才是专家,我们只是找到一些不合常理的地方,麻烦您帮忙解释一下,我们也好学习学习。”老刘委婉地躲过恭维,直接切入主题,首先从“办理失业的企业为什么如此集中?”问起。

“社保信息电子化之后,每年对失业数据进行统计分析应该是基本工作吧?即使这部分数据确实没有被有效利用,那么个别企业一年办理上百个失业,平均下来几乎每天都要到失业窗口‘报到’,难道工作人员面对这样的熟面孔丝毫不觉得奇怪吗?”

“失业金是国家为失业人员提供的基本保障,我们照章办事嘛!只要来办理失业的人员提供资料完整,我们都必须给办理。《失业保险条例》规定了,不为符合条件的失业人员办理失业登记、失业保险待遇申领手续或者违反规定期限办理的,可是要受处分的!至于人员集中,可能是巧合吧。”王主任理直气壮地拿出法规解释道。。

“既然是巧合,那么按照《劳动合同法》规定,需要裁减人员二十人以上或者裁员不足二十人但占企业职工总数百分之十以上的,裁减人员方案经向劳动行政部门报告,可以裁减人员。那么,您能提供一下这些裁员超过二十人的企业裁减人员方案吗?”老刘不慌不忙地也引出法规继续发问。

“这个……这个嘛……小丁,这些方案是谁在管理来着?”王主任的声调和气势不复之前的自信。

“啊?王主任,我们好像没有收过这种方案啊?”工作人员小丁显然没有想到忽然被询问,情急之下脱口而出。

面对小丁意外揭穿的事实,王主任尴尬一笑,想要辩解,尝试开了几次口,却似乎没有找到合适的理由,整个会议室一时十分安静。而老刘并不准备在一个问题上纠缠过多,毕竟审计重点还在后面。

“王主任,您之前解释的是资料完整就给办理,那么资料的真实性应该谁来负责呢?我们在延伸调查中发现,个别企业为失业人员开具的失业证明就是假的!稍加走访、分析就能发现办理失业的人员根本没在这些企业上班!没就业,何来失业之说?那么王主任,请问这种开具虚假失业证明的情况,算不算骗取失业金?”老刘的步步紧逼让王主任更显不安,在座的其他工作人员也开始或频繁对视,或低头不语。

“这个……核实资料工作量太大了,我们人员有限,不可能一一去核实啊,不过这部分情况,我们回去再看看……再看看……”面对审计组提供的对比结果和取证情况,经过长时间的你来我往、王主任最终给出的解释是未掌握具体情况,需要进一步核实。这样含糊其辞的回答仿佛在告诉审计组,事情似乎不仅仅是未履行管理监督责任那么简单。

拨云见日

将电话回访、实地调研、座谈了解的情况全都摆在桌面上,审计组抽丝剥茧地复原了一系列“假失业,真欺诈”的操作图:中介公司通过为某些不符合条件的失业人员提供虚假失业证明来骗取失业金,并从中获取一定好处费;而就业服务机构的经办人员未进行严格审查监控,甚至直接为该行为提供便利,造成的结果是失业金流失,真正需要失业金的人却未享受到补贴。

看着证据翔实、条理清晰、环环相扣的审计资料,作为审计新人的小林感叹道:“审计工作就像现在都戴着口罩的大家,犹抱琵琶半遮面,真是太难揭开真容了!”

对此,老刘却说:“虽然大家都戴着口罩,我们还是要可以看到的信息,查找蛛丝马迹,补全口罩下的真容,而就像疫情防控一样,我们总会等到摘下口罩、迎接阳光的那一天。”

经过反复筛查和核对,审计组整理了厚厚的相关失业人员信息、现场取证结果和录音材料,向纪检监察部门进行了移送……(孙佳青 姜月波)

分享到: 新浪微博 微信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